你的位置:股票配资平台 > 期货配资 > 承兴系两枚“萝卜章”骗走300多亿:罗静一审获刑无期,“受害方”变被告
期货配资
承兴系两枚“萝卜章”骗走300多亿:罗静一审获刑无期,“受害方”变被告
发布日期:2024-01-08 17:30    点击次数:94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红星资本局11月28日消息,四年前由“商界木兰”罗静引出的300亿金融诈骗案,近日再掀波澜。

  11月24日,上海市金融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诺亚财富(NYSE:NOAH)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歌斐”)和上海自言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自言汽车”)诉京东、“承兴系”公司及苏州晟隽等公司保理合同纠纷案。这是该案件在今年4月开庭后的又一次开庭。

  2019年7月,由知名女商人罗静实际控制的承兴系公司用两枚“萝卜章”骗走300多亿,一时间震惊市场。根据投资人公开披露的刑事案件一审判决书,承兴系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对京东、苏宁等多家电商公司的应收账款,骗取多家机构的融资款。多家单位共计损失80余亿元,其中上海歌斐损失34亿余元。

  2022年11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罗静案作出一审判决,罗静因犯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这一判决还认定,京东、苏宁两家公司对承兴系诈骗行为均不知情,相关合作合同、印章、材料均系伪造;诺亚财富方面工作人员收受承兴系贿赂200余万元,在业务对接、回访尽调等方面为承兴公司造假提供了便利。

  如今京东由承兴系一案中的“受害方”,变成了“被告”。对诺亚方面起诉京东的行为,多名购买诺亚财富相关产品的投资者表示不理解,多名法律界人士也认为诺亚财富向京东追债不容乐观。

  “罗静案”始末回顾

  两枚“萝卜章”骗走300多亿

  回溯过往,2019年,诺亚财富首先爆出35亿踩雷“承兴系”诈骗案,轰动资本市场。同年7月5日,原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2662.HK,后更名为“美好发展”)公告称,该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罗静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同时,诺亚财富也称,该公司旗下上海歌斐发行的产品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生于1971年的罗静为中国香港籍,彼时是承兴国际控股和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的实控人。作为国内商界女性领袖俱乐部“木兰汇”的成员,罗静一度被称为“商界木兰”,在资本市场颇有名气。

  经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2月至2019年6月,由罗静实际控制的中诚公司、承兴公司、康安公司等承兴系公司,利用其与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苏宁”)、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京东”)开展采购业务的供应链贸易背景,以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及回购等方式进行融资。

  在融资过程中,被告人罗静、罗岚(罗静之妹)安排承兴系公司使用罗岚私刻的京东、苏宁印章,伪造购销合同等融资所需资料,虚构承兴系公司对京东、苏宁的应收账款,同湘财证券、摩山保理、上海歌斐、云南信托、安徽众信先后签订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保理合同等合同。

  判决书指出,在罗静、罗岚的安排下,承兴系员工石勉乾等人(同为被告)分别参与合同的签订、履行,在京东、苏宁的办公场所以伪造的工牌冒充两家公司员工对接被害单位访谈、交接资料及面签合同;向被害单位展示虚假的京东网页、提供虚假的贸易数据及购销合同等资料;拦截被害单位寄给京东、苏宁的债权转让材料快递,在材料上加盖虚假的印章后回寄给被害单位;开设账户仿冒京东账户回款等,致使前述被害单位对应收账款及债权转让信以为真并按照合同给付钱款。

  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截至案发,被告人骗取被害单位共计300余亿元,实际造成上述被害单位经济损失共计80余亿元。其中,上海歌斐损失34亿余元,湘财证券损失9亿余元,摩山保理损失27亿余元,云南信托损失15亿余元,安徽众信损失0.99亿元。

  罗静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诺亚财富“关键人”也获刑

  值得一提的是,在承兴系公司骗取钱款的过程中,诺亚财富一名“关键人”提供了帮助。

  经法院查明,2016年9月起,承兴系公司在同上海歌斐开展融资业务并骗取其钱款的过程中,经罗静批准,罗岚多次给予诺亚财富旗下诺亚基金负责与承兴系公司联系业务的工作人员方建华共计200余万元。

  2022年11月1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罗静案作出一审判决,承兴系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因犯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2010万元。

  同时,罗静之妹罗岚犯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获刑十七年半,并处罚金1010万元。另有10名涉案的承兴系员工,均犯合同诈骗罪,获三年四个月至八年不等有期徒刑。

  据了解,罗静的刑事案还在二审中,前述判决还未生效。

  红星资本局在前述判决书中看到,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曾作出刑事判决,方建华因在业务工作中收受承兴系公司罗岚给予的钱款200余万元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刑罚。另据界面新闻报道,2021年3月,上海杨浦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方某犯非国家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罚金10万元。

  前述判决书显示,方建华于2015年6月8日入职诺亚基金投行机构经理,主要从事产品筛选、开发工作,2017年10月1日,调整为团队高级副总监,负责团队管理和产品筛选、开发工作,2018年4月1日调整为团队资深副总监。

  官网资料显示,诺亚财富成立于2005年,是在美股上市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2022年7月,诺亚控股(6686.HK)登陆港交所。公司业务涵盖财富管理、资产管理和其他业务。截至2023年6月30日,公司已在全国63个城市开设分支机构,自上市以来累计配置资产规模超9800亿元。

  诺亚财富方面起诉京东

  律师:向京东追债不容乐观

  事实上,时隔四年的承兴系公司300亿诈骗案再掀波澜,一个重要原因是近期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诺亚财富旗下公司诉京东、承兴系公司及苏州晟隽等公司保理合同纠纷案。

  公开信息显示,11月24日,上海市金融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诺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和自言汽车诉京东、承兴系公司及苏州晟隽等公司保理合同纠纷案。据了解,今年4月,该案件曾首次开庭审理。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前述判决曾有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京东等多方面出具的证据证实,承兴系公司提供了虚假材料从上海歌斐处骗取融资,京东从未收到承兴系公司用于向上海歌斐融资涉案的21份《应收账款确认函》,也未在回执栏盖章,相关《采购合同》并非京东合同编号等。苏宁等多方面也提供了相关证据。

  也就是说,前述判决认定,京东、苏宁两家公司及员工对承兴系诈骗行为均不知情,相关合作合同、印章、材料均系伪造。另外,诺亚财富方面工作人员方建华收受承兴系贿赂,在业务对接、回访尽调等方面为承兴系公司造假提供了便利。

  在当年案发后,京东方面也通过媒体多次表示,对承兴系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一事,“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另据界面新闻报道,多名购买诺亚财富相关产品的投资者表示,对诺亚方面起诉京东的行为非常不理解,多名法律界人士也认为诺亚财富向京东追债不容乐观。

  11月28日,针对方建华获刑、在刑事一审判决之后提起民事诉讼、将京东列为被告等事项,红星资本局向诺亚财富发去采访函。

  诺亚财富方面回应红星资本局称,起诉动作并非近日才选择,在2019年6月发现诈骗嫌疑的第一时间,歌斐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及时发起民事诉讼保全相关方的资产。不过,据新京报报道,歌斐并未对京东进行保全。

  对于其他问题,诺亚财富方面暂未进行回复。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红卜



Powered by 股票配资平台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